申博Sunbet官网

一个访问结的书缘

428 665
对何文汇教授(左)近三小时的访谈,谈到中文、英文的学习,也谈到他跟随过的名师,内容非常丰富。(灼见名家)

何文汇教授学贯中西,在英国攻读博士,在美国名牌大学任教,英文造诣不容置疑。他对英文学习的心得,来自在中学时期的扎实基础,下了很多苦功,所以他反对一味愉快学习。… Continue reading

第一次听到何文汇教授的大名,是八十年代初看香港电台《百载鑪峰》的时候,风华正茂的他主持这个深入介绍香港本土历史的系列节目,吐属不凡,仪表出众,令我留下深刻印象。

几番结缘印象深 一朝访问忙请益

当年他在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讲师,我曾经两次申请该系,可惜无缘做他的门生,幸好能考进香港大学中文系,做了他的师弟,比他晚很多辈。1986年我停学一年担任学生会副会长时,在旧刊物发现何教授是1968年港大学生会出版秘书,主编过学生会刊物,让我更添几分亲切与敬意。60年代的港大是贵族学府,能考进去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,与他同期的精彩人物,今天在各个领域仍然发挥重大影响力。

90年代我在香港中文大学念硕士时,何教授是教务长,我的毕业证书有他的签署。可惜当年我只是兼读生,上课来去匆匆,没有机会向这位大师兄请益。直至21世纪初,我才在一个港大活动正式认识他,有一见如故之感。2012年,港大学生会庆祝100周年,我有机会简短访问他分享当年的回忆,特别是他与学生会经理吕君发先生的友谊;发叔翌年获港大名誉大学院士,他也亲自道贺。

宝剑锋从磨砺出 愉快学习堪商榷

2013年我离开任职21年的《信报》,创办灼见名家传媒,得到很多朋友的大力支持。2014年10月网站启动后,我陆续邀请教育界的专家做专访,其中一位是何文汇教授。那天在位于湾仔的香港大学毕业同学会会址访问,外面下着不小的雨,窗边的雨珠让拍出来的图片有一种凄美感。近三小时的访谈我们谈中文、英文的学习,也谈到何教授跟随过的名师,内容非常丰富。由于当日负责记录的同事后来离职了,访问内容迟迟没有写出来,直至一位港大中文系师妹接手,文章终于一篇一篇整理好,何教授花了不少时间逐一润饰、修订;至于回忆四位名师的大作,完全出自他的手笔。

访问刊登后,反应出乎意料的好,而且是一篇比一篇好。谈中文学习那篇,他强调须要背诵文学名篇,批评教育当局取消中学文凭试的範文,使中文变成死亡之卷,学生竟对母语望而生畏,在全世界很难找到第二个例子。何教授学贯中西,在英国攻读博士,在美国名牌大学任教,英文造诣不容置疑。他对英文学习的心得,来自在中学时期的扎实基础,下了很多苦功,所以他反对一味愉快学习。三篇文章刊登后,无论Facebook浏览量及网站的点击都非常高,每篇有数千至过万的分享,连台湾的着名杂誌网站都要求转载,引起热烈的讨论。四篇回忆名师的自述,温暖感人,令人羡慕他一生可以遇到那幺多道德、学问、诗文俱佳的大家。

何教授才情并茂,着作等身,这本新作由一篇访问演化出来,算是我们一段难得的文化情缘。

一个访问结的书缘

《谈学习 忆名师》精选文章:

何文汇:学好外语,语言环境是关键

何文汇:仁是道德的最高境界,也是待人之道